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华容昌黄网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华容昌黄网>政务>走进斯里兰卡 听“微笑国度”人民讲述十年和平红利

走进斯里兰卡 听“微笑国度”人民讲述十年和平红利

  • 编辑:
  • 时间:2019-07-30 10:13:37
  • 来源:

坚定信心奋发有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洛阳PM2.5浓度均值同比上升17.3%,重污染天数同比增加18天,空气质量严重恶化。全市控煤工作流于形式,2018年煤炭实际消费总量超过控制目标约180万吨。

斯里兰卡十年重建的背后,有中国的默默付出。印度《市民报》评论说,斯里兰卡结束内战初期,急需国际社会的帮助,但当时受国际金融危机等因素影响,斯里兰卡没有从印度等国获得预期的支持,“关键时刻,只有中国参与了重建过程”。

2016年6月,西里塞纳还出席由中企承建的汉班托塔香格里拉酒店的开业典礼。豪华酒店接连开业,说明和平稳定给斯里兰卡旅游业带来越来越多的客源。斯里兰卡的游客主要来自欧洲、印度、中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本世纪初,来斯里兰卡的外国游客每年只有50万人次,随着2009年局势开始转好,国际游客逐年增多,现在每年已超过210万人次。

斯里兰卡是南亚次大陆以南印度洋上的岛国,有“印度洋上的明珠”之称。国土面积为65610平方公里,人口超过2100万。斯里兰卡人口分布极不均衡,一半人口集中在西南部潮湿地区和中部高山地区。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迅速进入快速增长国家行列。据了解,斯里兰卡政府计划每年增加投资30%-35%,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拉动国民经济增长,为工业发展提供更加便利的交通运输和产品服务。2009-2012年斯里兰卡经济增长率高达6.7%,是亚洲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近几年有所减缓,2013-2017年增速在4.4%左右。2009年斯里兰卡仅有1.19万公里国道,斯交通部门的数据显示,目前公路里程已超过10万公里,高速公路里程超过1000公里。《环球时报》记者从科伦坡驱车到汉班托塔港,走沿海新修的国道只要4小时左右,如果走即将通车的高速,还可以节省2个小时。

世界银行今年2月发布报告称,随着经济增长,斯里兰卡贫困人口数量持续下降,并认为“斯里兰卡结束内战后,经济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政治稳定和改革到位”。对于国家的发展,斯里兰卡国内媒体都会争相报道。斯里兰卡《每日新闻》曾报道说:“国内大城市整体上这些年发展迅速,民生明显改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银行2018年将为斯里兰卡13个主要大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提供融资支持。法国支持的城市项目2019年也将动工。”“投资斯里兰卡”网文章说:“国家基础设施已取得重大进展,这是斯里兰卡的骄傲,其中包括雄心勃勃的海港升级和改造、国际机场建设、科伦坡城市快速路、全国高速骨干网络以及电力和通信设施建设。”据斯《星期日时报》报道,斯里兰卡将致力于打造以港口贸易为中心的国家,成为“亚洲集装箱中心”。斯里兰卡的变化,也引起印度媒体的关注。《印度时报》曾刊文说,与印度一水之隔的斯里兰卡抓住了快速发展的机遇,斯里兰卡不愿再等待,内战一结束,斯里兰卡的好时光就来了。斯里兰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000美元,约是印度的两倍。

一天中的睡前时光是轻缓且自我的存在,一杯清新的水果茶加上龙眼红枣养气血外还能安神,优雅的开启夜的倒计时。在玫瑰与薰衣草的香薰氛围下,进入熟悉安定的状态中,缓解一天的压力。在这个时刻,玩心大发的baby还要先安利一堆解压好玩的睡前小游戏,如一击即中的篮球小框架,网红蛋黄君,密集恐惧症慎用的挤痘痘神器,还有造型百变的磁铁泥。如此种种冲淡疲劳的小游戏,感觉是解压必备的选择了!

斯里兰卡西部大都市部城市规划局副局长费尔南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政府希望通过港口城等项目建设,让科伦坡成为印度洋地区的经济活动中心。一些国际媒体也说,“科伦坡将会被打造成南亚金融中心”。英国《卫报》报道说,科伦坡港口城的建设正在推动斯里兰卡成为印度洋的“迪拜”,而最初该建议是2004年提出的,但被内战扼杀。

康宁说,今年布尔津县计划治理18万亩农田残膜,加大对全域生态环境的保护力度。截至目前,全县已回收农田废弃残膜5万亩。(刘昊)

“关键时刻,中国参与了重建”

在上任后的首次州情咨文演讲中,加州州长纽森表示,高铁项目面临成本上涨、工期不断延误和后勤管理等问题。

申报稿显示,和舰芯片报告期内12英寸晶圆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3.45%、78.59%、56.44%,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3年间共下降了37.01个百分点。

“过去十年我们很幸运”

据了解,斯里兰卡90%以上的大型项目和50%以上的基建项目都有中资和中国公司参与其中。2014年,斯时任电力和能源部长帕维德拉·旺妮阿拉奇在接受中国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她说:“在斯里兰卡内战期间,很多国家不愿意为斯里兰卡提供援助。当时我们国家在各个领域的发展很受制约,很多国家不同意提供贷款或是偿还期限太长。但中国政府即便是在斯内战期间,对斯里兰卡也非常友好,一如既往地为我们提供帮助。”在斯里兰卡,记者总是能听到当地人讲中斯的传统友谊,感谢中国对斯里兰卡的帮助。

中国科学院院士梅宏认为,在科技领域,尤其是大数据发展方面,没有开放是不行的,现在已然是一个开放的生态。

新华社记者 方喆 摄

编竹匠女儿鹅的形象,刷新了我的阅读感觉。她如老实街上的野花,极尽绚烂,肆意绽放,一扫多数作家笔下,女性为情所累的形象。生了私生子,老街的人们并未鄙弃她,而是用一个古老的传说——践石而娠,为她解围。

《环球时报》记者经常采访一些南亚国家举办的研讨会,多次听到与会学者谈论“斯里兰卡经验”。尼泊尔阿尼哥协会主席塔姆曾这样对记者说:“尼泊尔要向斯里兰卡学习,把精力放在发展经济上,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前不久,孟加拉国COSMOS集团举办了一次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研讨会。会议期间,该集团董事长卡汗告诉记者:“斯里兰卡是南亚国家发展的典范,其发展成就令人瞩目。”

此轮地方定价目录放开了竞争性领域和环节的商品和服务价格。

【环球网综合报道】3月1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会见采访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以下为部分实录:

据悉,市教委已启动实施第二阶段为期三年的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改革,重点在郊区新建10所优质小学或九年一贯制学校。六个城区将加大对一般学校的精准扶持,每个城区至少选3所普通校和优质学校合并或集团化办学;在城区新增25所优质小学或九年一贯制学校,把辖区内最薄弱的学校并入优质教育集团或与优质校深度联盟。城六区还将启动支持近郊、远郊区办学,帮扶15所薄弱校。

最高检依法对北京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李士祥决定逮捕

对于召回范围内的产品,尼康仪器(上海)有限公司将于近日在公司官网发布召回计划,并免费为客户补充有害物质使用标识标签。消费者可登陆该公司官网(www.nikon-instruments.com.cn)或拔打该公司服务电话021-68412050进行咨询,也可登录海关总署网站信息服务栏目(www.customs.gov.cn/customs/jyjy/index.html)了解更多信息。此外,消费者可通过登陆进出口工业与消费品风险评估中心网站(www.racicp.org.cn)或拔打电话010-53897456,反映召回活动实施过程中的问题或提交进口消费品的缺陷线索。

普特拉姆位于斯里兰卡西北部,在当地电站做办公室秘书的巴马妮告诉记者:“内战刚结束时,这里是一个只有58户渔民的小渔村,很荒凉,没有道路和公共设施,电更是奢侈品。除了捕鱼,这里的人没有其他营生。但现在,我早上可以边看电视边用电磁炉煎鸡蛋、用烤箱烤面包。出门还有宽阔的柏油马路。”当地中资企业负责人说,普特拉姆曾有很多军事据点,即便现在,电站附近还有几处废弃的军事基地。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来这里修建电站时,很多建筑墙体上还有弹孔,树林和村落里还埋有地雷。10年过去了,用巴马妮的话说:“真是变化太大了!渔民搬进政府建的新房子,每家还发了新渔船。很多人开起商店或干起养殖业。”

“科伦坡要成为南亚金融中心”

除位于东北部“猛虎”组织曾占据的亭可马里港,《环球时报》记者几乎走遍斯里兰卡的山山水水,感受到斯里兰卡人对十年变迁的感慨。在斯里兰卡库鲁内格勒市,40岁左右的瓦萨塔觉得自己很幸运,过去10年,他的生活逐渐步入正轨。有3个孩子的瓦萨塔现在是市政部门的高级工程师,他的家是市中心一座漂亮的两层小楼。他告诉记者,过去只能喝井水,现在有了自来水,斯里兰卡人刚享受到国家发展所带来的红利,不愿再回到从前。

“我在大陆接触到很多年轻人,他们都很有活力。两岸年轻人可以一起工作,给彼此更多启迪。”他说。

曾在斯里兰卡中央银行当过职员的何太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是僧伽罗人,不希望再看到族群矛盾影响到老百姓的生活。据他介绍,在科伦坡,很多境况好的僧伽罗人这两年都搬到郊区附近,而市区内迁入了不少其他族群的人。和很多到过科伦坡的人一样,这座城市给记者留下的印象不错,市容整洁,待人热情,路上也很少有司机鸣笛。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派记者苑基荣】“朋友们,别紧张,这里是斯里兰卡!”去过斯里兰卡的人,常会听当地导游这样笑着说。十年前的5月,斯里兰卡政府宣布收复所有“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控制的区域,“印度洋上的泪珠”斯里兰卡再次成为“印度洋上的明珠”。结束内战10年来,这个南亚岛国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人们说斯里兰卡是“微笑的国度”“不折不扣的生物天堂”,没有理由不爱上“慢节奏的斯里兰卡”。因此,当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发生连环爆炸袭击后,很多人都不愿相信这个事实。《环球时报》记者在印度驻站的近3年时间里,先后到斯里兰卡出差12次,目睹了斯里兰卡的快速发展:跻身世界大深水港行列的科伦坡港和汉班托塔港;时隔90年新修的第一条铁路以及连接大城市的高速公路、“村村通”的乡间道路;越来越多的人用上电、自来水……采访中,很多斯里兰卡人都表示,他们珍视这十年的和平,享受到国家的发展红利。

斯里兰卡各界有强烈的意愿,希望国家稳定。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曾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作为经历过残酷内战的国家,我们所有人都应认识到和平、尊重、团结和自由的价值。”回顾斯里兰卡的和平进程,斯政府与“猛虎”间的冲突持续26年,造成7万多人死亡。双方打打谈谈,直到2009年1月,政府军收复“猛虎行政首都”基里诺奇等城镇。当年5月,斯收复所有“猛虎”控制区域。斯里兰卡为多民族国家,其中僧伽罗族占74.9%,泰米尔族为15.4%。居民70.2%信奉佛教,此外还有印度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结束内战以来,斯里兰卡在宗教和族群融合方面有所进展,但宗教争斗仍时有发生。因冲突激烈程度与斯里兰卡持续26年的内战相比要低得多,并没有太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2018年3月,中央省康提爆发严重族群暴力冲突导致斯里兰卡政府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是2009年内战结束以来斯第一次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有斯里兰卡民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政府更有作为,完全可以避免出现这样的紧张情况。针对社交网络上的“仇恨言论”及各种谣言,斯里兰卡政府也加强了监管。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这些年被国际媒体关注的汉班托塔港,10年前不过是斯里兰卡南部的小渔村,如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这几年常常被人同迪拜、新加坡一起提及。从科伦坡港到高尔菲斯海滨广场是科伦坡的核心地带,有总统府、国会大厦等“老地标”建筑。这几年这里变化之快,让《环球时报》记者都快认不出来,建成或在建的高层建筑越来越多,还新修了通往海上的游人栈道。此次恐怖分子选择科伦坡新地标香格里拉大酒店下手,让记者感到十分震惊。记得2017年11月16日,这家酒店举行开业典礼时,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还为舞狮点睛,宝莱坞女星杰奎琳·费尔南德斯也应邀前来助兴。记者去年在科伦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和斯里兰卡军方一名高级官员有过深入交流,他当时感慨说:“这个酒店短短几年就竣工了。原来这里只是滨海的一座小宅邸。”

寻医问药专家网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华容昌黄网

huntearth.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