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丁溪新闻网 > 文化 > 邱华栋详解诺奖百年:中国作家离诺奖距离比以前近多了 残雪等人

邱华栋详解诺奖百年:中国作家离诺奖距离比以前近多了 残雪等人

2019-12-02 10:52:41 阅读:4571

封面记者张杰

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就像一盏来自我们的明灯,聚焦获奖作家,照亮全世界读者的阅读方向。北京时间10月10日下午7时,瑞典学院宣布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一夜之间,两位作家的名字“走出了圈子”,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如果我们能更深入地阅读它们,接近它们,吸收它们作品的营养,理解它们的个性,这是值得我们花时间去探索的。

封面记者采访了著名作家和文学评论家邱华栋先生。邱华栋有多年积累的丰富阅读经验和非凡敏锐的眼睛,以及作家独特的触觉。他曾出版过72部接近文学大师的课程,深入分析了普鲁斯特、乔伊斯、福克纳、海明威等72位现当代世界级文学大师的本质,并“解构”了创作秘密的本质,捕捉了他创作思维的秘密脉搏。早在十多年前,邱华栋还写了一篇题为《谁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种子选手》的文章,从文学等多个角度分析了他认为谁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在他提到的30多位作家的名单中,有12位获得了奖项。其中,彼得·汉德克是邱华栋最有前途的顶级作家之一。

邱华栋与汉克的交流

封面新闻:你好,邱老师。彼得·汉德克于2016年来到中国进行文学交流活动。在北京站,你和戴金华先生和韩珂谈了谈。根据你当场的感觉,他是什么样的气质?

邱华栋:他非常风趣、幽默、直率。举个小例子,当我当场介绍客人时,我提到了一个“艺术评论家”。韩珂笑着说,啊,还有艺术评论家这个职业,它仍然存在于现代社会。我解释说,事实上,人们也有自己的职业,是大学教授。他很有趣,会做鬼脸。那时,他74岁。但是他看起来非常精力充沛和敏捷。

Handke

女性写作变得越来越强大

据预测,本世纪将有30多名女作家获得诺贝尔奖。

封面新闻:你对世界文学的阅读往往是超前和敏锐的。彼得·汉德克什么时候进入你的阅读视野的?

邱华栋:我很早就看过他的作品。他早年写诗,主要以戏剧闻名。后来,他转向小说和散文。他在电影和艺术批评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可以说,他是一个能写各种风格的多面手。但是他最有成就的戏剧和小说。

封面新闻:在许多人眼里,彼得·汉德克是一个有争议的作家。他的主要论点是什么?

邱华栋:争议主要在两个方面。首先,文学中的叛逆态度。德国有一个文学“47社会”。非常有名,它是战后德国最重要的文学社会。它还在那里。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都是这个文学团体的成员。20世纪70年代初,年仅30多岁的汉德克加入了这个俱乐部。他直截了当地批评著名作家,而且精力不充沛。许多人非常惊讶。当然,君特·格拉斯非常欣赏他,认为他的批评和判断是合理的。1972年,汉德克推出了他的经典作品《责骂观众》,这与责骂著名作家的语气相同。

第二个争议点在于他的政治和社会观点。他支持南斯拉夫和米洛舍维奇。他非常执着,特别是去南斯拉夫徒步旅行和写游记。有深入的观察和思考。当欧洲,尤其是德国攻击南斯拉夫时,彼得·汉德克是至关重要的。米洛舍维奇去世并参加了葬礼。这样,汉德克和许多欧洲人有不同的想法。我想,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有争议的观点,他才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尽管他声音很高,能力很强。

封面新闻:听到他今年获胜,你感觉如何?

邱华栋:一开始我真的有点惊讶。但是我立刻明白了。因为我记得,从去年到今年,瑞典学院增加了几名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的组成发生了变化。他们邀请了外面的评委。也许前法官关心他有争议的观点,但现在法官不关心了。

封面新闻:自1901年诺贝尔文学奖首次颁发以来,已经过去了近120年。作为一名文学评论家,你如何看待和评价这个奖项?

邱华栋:毫无疑问,诺贝尔文学奖仍然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奖项。在这一次宣布两次获奖之前,我曾预测肯定会有至少一位女作家。在过去的100年里,只有9名女作家获得了诺贝尔奖。随着全球女性写作形势的日益严峻,女性写作必将受到更多的关注。我预测本世纪将有30多名女作家获得诺贝尔奖。

为什么波兰文学如此强大?已经有五位诺贝尔奖作家了

波兰的100年历史是动荡的,由他们以文学的方式呈现。

封面新闻:让我们来谈谈另一个赢家: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她什么时候进入你的阅读视野的?

托卡马克

邱华栋:三年前,我在台湾看过她的两本书《太古与其他时代》和《梦的剪贴画》。我以前没听说过。我买了它并读了它。我觉得很独特。非常现代主义是梦对比历史和现实的方式。我真的很感激。

封面新闻:我发现这是第五位获得诺贝尔奖的波兰作家(亨利·西耶维奇;弗拉迪斯拉夫·莱蒙特;Czeslaw miloszSwava Sim PoscaOlga Tokarcuk)。另外两位波兰作家,以色列犹太作家阿格农,于1888年出生在波兰。美国作家艾萨克·辛格1904年出生于波兰,同时也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为什么波兰文学如此强大?

邱华栋:波兰是一个文学大国。这与他们国家的历史、政治和地理密不可分。在过去的100年里,波兰的历史非常悲惨。这与其在德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地缘政治地位有关。我听到一位相关研究的朋友说,波兰近年来在欧洲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们正在寻求欧洲第四大国家的位置,仅次于英国、法国和德国。每个作家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当然,作家总是生活在特定时代和社会中的人。他们的作品也可以从文学的角度反映历史和民族特色。从亨利·西耶维奇的历史书写、弗拉迪斯拉夫·莱蒙特对波兰农民的表达、切斯拉夫·米洛什的诗歌对苏联对波兰的影响、斯瓦娃·辛波卡(Swava SimPosca)对灵魂的诗意追求,以及奥尔加·托卡马克对超越的梦想探索,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历史和时间的线索和痕迹。可以说,波兰100年的历史是动荡的,这是由他们以文学的形式表现出来的,他们的文学表现了人物内心的变化。

几率列表并不完全是胡说八道。

中国作家和诺贝尔奖之间的距离比以前更近了。

封面新闻:今年,中国作家残雪出现在一些国外预测赔率的名单上。这也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你怎么想呢?

邱华栋:包括残雪、余华和杨炼在内的几位中国作家都出现在赔率表上。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们中国作家确实有希望获奖。就实力而言,残雪、莫言、余华,甚至阿来、王安忆、杨炼都有与世界文学对话的能力。然而,我们不得不说诺贝尔奖有其自身的局限性。这是欧洲颁发的奖项。有一种欧洲人的判断。肯定有它自己的傲慢。法官对欧洲以外的作家相当苛刻。但是总的来说,中国作家和诺贝尔奖之间的距离比以前更近了。近年来,中国作家的综合实力有所提高。像余华的书一样,有许多海外翻译版本。

封面新闻:许多人批评奇数名单完全不可靠。你怎么想呢?

邱华栋:这不是完全胡说八道。我估计有些人有“内部人士”。法官都是活着的人。他们必须在选择前看书。有些人可能会抓到他们正在读的所有书。成为投机的参考点。我估计有些法官也应该在读中国作家的书。

封面新闻:一般来说,我们的作家和读者应该如何以最恰当的方式对待诺贝尔奖?

邱华栋: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许多人会担心: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目前,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不再像以前那样焦虑和平静。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封面新闻:在这个时代,严肃文学和经典文学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如何才能更好地阅读这些诺贝尔奖作品?

邱华栋:人类不是肤浅的动物。人类的灵性导致了深刻的灵性追求。追求深度和超越是人类的天性。文学和哲学领域的工作是人类追求精神世界的重要方向。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是在这方面做出巨大努力并取得丰硕成果的人们的一部分。它值得一读。他们的作品是滋养人类灵魂的精美菜肴。当然,毕竟每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是有限的,这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每个获奖作家都出版了很多书。例如,汉德克已经写了50多本书,托卡尔·邱克光已经写了七八本长书。挑本书仔细阅读,事实上,这也是可以做到的。我建议你尽可能慢、集中、仔细地阅读。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