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丁溪新闻网 > 社会 > 微信读书强制获取微信好友关系还自动帮你关注?用户诉腾讯案开庭

微信读书强制获取微信好友关系还自动帮你关注?用户诉腾讯案开庭

2019-11-07 18:03:38 阅读:4559

腾讯的微信阅读器应用因涉嫌侵犯隐私而被用户起诉。10月15日,“黄女士与腾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微信阅读应用是腾讯旗下的手机阅读应用。用户可以在上面看书和分享书评。默认情况下,此信息会显示给朋友。如果用户选择使用微信登录,他们需要授权微信阅读以获取关于他们微信账户的一些信息。

原告黄女士认为,微信阅读侵犯了她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权,即“强制关注微信好友”和“向微信好友透露用户阅读信息”。她请求法院命令被告停止上述行为并公开道歉。

被告腾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和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统称“腾讯”)认为微信阅读已经提前获得了用户对好友关系数据的授权,提供了私人阅读的选项,否认会自动为用户关注好友,因此不同意原告的主张。

此案仍有待进一步审理。

杜南记者了解到,这起诉讼的原因是一次晚宴。

原告黄女士和她的同事在晚宴上聊了相关话题,无意中发现她的微信书有上百个朋友,所以她也被同事取笑是为了“阅读”还是“炫耀阅读”?然而,黄女士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没有主动去关注任何人。

黄女士什么时候授权微信读书的?

原告律师、吕晴律师事务所律师熊钟鼎在法庭上指出,在今年4月和5月之前(这段时间内,原告使用微信阅读v3.3.0),所有授予好友对外关系的微信页面都是一次性授权,即同时授权给第三方开发者1)微信昵称、头像、用户所在地区和性别;2)一起使用该应用的微信朋友。

然而,杜南记者实际上发现,授权微信阅读书籍的最新微信页面已经分成两个步骤:第一,授权用户的微信头像、昵称、区域和性别信息。只有同意才能导致下一步,否则授权将失败;还有微信朋友关系的授权。用户可以选择拒绝而不影响他们的使用。

腾讯在法庭上承认,它确实改变了授权页面。然而,腾讯还表示,由于页面更改不是要记录在后台日志中的用户行为,因此无法验证何时进行了更改。

至于为什么需要获取微信好友关系信息,腾讯提到微信阅读已经作为“基于微信关系链的官方应用”在产品介绍和用户协议中明确表述。在提供阅读体验的同时,还可以查看微信好友的阅读趋势,与好友讨论正在阅读的书籍,交流阅读想法。

被告律师之一、北京环球律师事务所律师朱颖表示:“上述功能是微信阅读产品满足用户主要需求和基本期望的基本功能。”。因此,本案中使用的微信好友的相关信息与微信阅读软件的运行密切相关。

熊钟鼎对此表示反对。他指出,虽然微信阅读在形式上获得了用户的授权点击,但功能设计本身是“变相强迫”用户授权隐私和个人信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安全法》第四十一条,该条规定“网络运营商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

“微信阅读(Wechat Reading),作为一款移动阅读软件,其最基本、最核心的功能是为用户提供可读的书籍,并为在移动端显示的书籍提供技术支持。阅读功能的实现根本不需要用户的微信好友信息。”熊钟鼎认为微信在本案中具有“未经授权不得注册”的功能,迫使原告授权微信阅读好友信息。

他还指出,与其他第三方应用相比,当使用与腾讯无关的第三方公司登录微信账户时,只需要授权的头像、昵称、地区和性别,不包括本案中有争议的微信好友关系信息——这种情况只存在于腾讯的关联公司,“完全利用双方的关系进行强制交易”

因此,原告认为微信阅读和微信是两个独立的软件。未经原告自愿授权,微信阅读获取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微信好友关系数据,侵犯了原告的隐私和个人信息权。

原告的投诉还显示,在原告未加任何关注的情况下,原告账户中的“我的关注”页面下出现了大量的原告微信好友;同时,“关注我”栏目下也有大量原告的微信好友。

杜南记者发现,从2017年至今,网民一直在抱怨微信阅读俱乐部的自动关注。

据《中国商报》报道,在3.4.0版之前,使用微信看书的用户将被迫关注对方的微信好友,而在3.6.1版之后,用户将不得不手动关注

熊钟鼎认为,被告未经授权使用上述数据来控制原告的账户并自动增加对原告的关注不仅侵犯了原告的个人信息权益,也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

对此,腾讯否认原告使用的微信版本3.3.0自动为用户添加好友。

腾讯还表示,不管它是否自动关注,因为用户同意通过阅读微信来获取自己的微信好友,并“找到一起使用该应用的微信好友”,这意味着“关注好友”实际上是“获取的微信好友的对应表现”。

腾讯认为,查看微信好友的阅读趋势,与好友讨论他们正在阅读的书籍是微信阅读的基本业务功能。“作为实现这些基本业务功能的必要信息,微信好友关系是根据基本功能的目的合法使用的,”朱颖强调。

值得注意的是,原告和被告都未能提供确凿证据证明哪一方在原告的微信簿中添加了相关人员和相关人员。

对此,熊钟鼎认为,“用户在使用软件时无法客观证明何时以及谁关注了这种关系,因为没有人会在屏幕上记录自己的软件”,相关技术细节只有微信的开发者和运营商才清楚。

原告的投诉显示,在使用该软件的过程中,黄女士还发现,即使她和她的微信朋友不注意微信阅读,他们也可以检查对方的书架、阅读正在阅读的材料、阅读想法等信息,而她不想将这些信息作为私人信息向他人展示。

对此,腾讯表示,显示用户的阅读信息是由用户授权的。微信阅读(WeChat Reading)不仅在《用户协议》等文档中通知用户,他们可以看到微信好友阅读分享书籍和阅读想法,还会在特定的使用场景中提示用户。

例如,当用户第一次添加书籍时,他们会被提示“书架上的书的朋友是可见的,你也可以打开私人阅读,阅读书籍只对你自己可见”;当用户发表他们的阅读想法时,他们也提供了两种选择,公共的和私人的。

然而,熊钟鼎指出,腾讯提出的提示页面在原告面前使用时并不存在,而是一个新功能。此外,不管你读什么书,读多长时间或者你想读什么,默认为“非私人状态”——你可以通过点击微信朋友的头像直接看到它,即使你不注意它。

那么,用户的阅读信息是个人的还是私人的?

微信《用户协议》第5.5条明确规定,用户的书架、正在阅读的阅读材料、推荐的阅读材料和阅读理念“不属于个人隐私或无法披露的个人信息”。

腾讯在法庭上进一步证实,阅读信息属于个人信息,但是否属于隐私取决于具体情况。“尤其是,花在读书上的时间和他的(阅读)想法不是私人的。一般来说,它们也不是私人的,”朱颖说。

今年8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人格权民法草案》第三稿将隐私定义为“自然人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人空间、私人活动和私人信息”。这是“隐私”一词在中国第一次被明确定义,并强调了“隐私”一词的主观性。目前,草案尚未最终通过和实施。

熊钟鼎认为,用户在使用微信时没有公开自愿发布的阅读时间、阅读材料和书评,包括了用户的阅读习惯、阅读时间、生活条件,甚至政治立场和价值观等信息。在本案中,原告不打算公开的信息符合草案中隐私的定义。

此外,他指出,对于移动终端来说,原告的阅读时间和书籍等应用程序的内容浏览记录完全等同于计算机的网页浏览记录。根据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标准》,网络浏览记录不仅是个人信息,而且属于个人敏感信息的范畴。

熊钟鼎说:“当用户使用该软件时,他们明白这是一个私人空间,就像我们对微信的朋友没有问题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微信可以向公众公开。”。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它在很大程度上给我们的用户和公众带来了很多便利。”庭审结束时,被告律师之一、腾讯知识产权专家兼法律顾问乔静提出,在保护用户个人信息的基础上,应考虑行业发展。

她强调,在使用互联网产品之前,互联网用户应该对其相关功能和开放性有所了解。如果微信本明确告知用户相关信息将被披露,用户应承担一定的注意保护个人信息的义务。

乔静还提到,大量阅读和分享软件采用了打开书籍和创意的设计模式,甚至没有通过弹出提示来提示用户。“微信阅读在保护和设计个人信息和隐私权方面一直优于业内大多数企业。”

熊鼎指出,“正如被告所说,还有许多其他公司在做(阅读软件)“其他各方拥有类似功能的事实并不能证明腾讯的做法是合理合法的,或者每个人都在违法,并要求法院对此进行澄清。”

事实上,微信阅读的最新版本基本满足了原告对隐私保护的期望。“这只是证明了微信阅读等阅读软件仍然可以正常运行和开发,而不会侵犯原告和其他用户的隐私权,”他说。

熊钟鼎进一步指出,如果法院对本案原告提及的侵权行为做出负面评价,将不会影响行业的发展,但会鼓励行业朝着合规的方向发展。

审判结束后,熊钟鼎在接受杜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特别期待法院对微信请求微信好友一次性授权做出否定的判决,因为好友名单确实比浏览记录“更私密”。

他说,许多软件,包括阅读软件,以社交活动的名义侵犯了用户的隐私和个人信息权。“如果有一个有效的判断来确定这一行为的非法性,并且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那么我相信整个行业的混乱应该被制止,用户的权益将得到更好的保护。”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