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丁溪新闻网 > 社会 > 寻访红色记忆 礼献七十华诞⑥武德忠:一次让45个日本鬼子“坐

寻访红色记忆 礼献七十华诞⑥武德忠:一次让45个日本鬼子“坐

2019-11-08 18:11:49 阅读:3229

编者按: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全国有党员448.8万人。他们是“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的早期实践者,是新中国成立的基石。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稳定的生活和和平的时代。在济南,有许多老党员和退伍军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入党了。他们对革命事业充满乐观,对党和国家极其忠诚。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他们要么回到家乡,要么定居下来过充实的生活,总是以党员的高度要求自己。他们对新中国成立的贡献应该为世人所知和铭记。济南市热情的市民栾强先生在节假日期间走访了历城区的27名这样的老党员和老战士,并将他们的事迹编成图像和文字材料。我希望通过我的工作,能够记录这些革命先辈的先进事迹,挖掘他们的精神内涵,挖掘我们周围“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牢记使命”的革命模式,并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寻找红色记忆,庆祝70岁生日⑥

让45个日本鬼子一次“飞”——吴德中

□作者的解决方案得到加强

1938年12月25日,寒冷的冬天阴冷,北风凛冽,大地荒凉。在中贡以南的一条路上,一群100多名日本鬼子、伪军和汉奸斗志昂扬地向前行进,无论走到哪里都焚烧、杀戮和抢劫,留下一片混乱。当他们来到大佛寺村时,事先遭到伏击的红枪开始开火,愤怒的会众将大刀和长矛刺进敌人的心脏,引起混乱和嚎叫。就连日本陆军小队长小林也在中校被砸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大群日本士兵从中公要塞向南方发起猛攻。他们是来报复的。红枪协会收到消息后,立即组织人员进行围攻和拦截。然而,这些武器是落后的,很快就被日军驱散了。这让他们更加傲慢。他们杀害了伊纳西村的每一寸土地。每当他们看见人、烧毁房屋和抢劫食物时,他们就开枪。熊熊大火烧毁了420多所房屋,群众的财产化为灰烬。十八名村民被残忍杀害,五人受重伤。日本鬼子的铁蹄践踏了伊纳西村的每一寸土地。在敌人的屠杀下,伊纳西村变成了一片废墟。幸存的村民流离失所,不得不露宿街头乞讨食物。

13岁的吴德中被迫与母亲和两个弟弟一起离开家乡。为了吃一口食物,他四处流浪乞讨,遭受屈辱和磨难。你知道,当时,在日本鬼子的入侵和压迫下,哪里还有和平的地方?人们还能在哪里吃一顿大餐?好好睡一觉?

“我父亲的家乡是西营黄巢水库西侧的车峪村。他4岁的生父失踪了。他跟着我妈妈去了伊纳西村。后来,他在伊纳西这边的继父也因病去世。当他13岁时,他赶上了伊纳西大屠杀。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罪行。”吴德宏的儿子吴仲水说。

吴德中生于1925年5月,1943年9月参军,194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4月回到家乡。

94岁的吴德中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摇着蒲扇,平静而放松。以20世纪60年代战争为主题的黑白电影正在电视上播放。离房子不远是起伏的山,有青松翠柏、蝉鸣和鸟鸣。太阳正从斑驳的树叶中落下。此时,它是桃子,杏和甜的绿色水果和黄瓜。一切都充满活力,但无论在哪里,它都显示出自然的舒适和舒适。

“当我父亲回来当兵当秘书时,外面山上的许多树都是由他领导的。现在他们都长大了。那时,他负责林业。他种植了2000多亩山林,包括松树、柏树和刺槐。”吴仲水说,现在老人的身体也不好,耳朵也不好,有时他的大脑也很混乱。

但幸运的是,我把声音提高了几度,我们的对话进行得很顺利。

“我参军的时候42年,太矮了,又瘦又弱,枪不高,军队不想要我。43年9月,军队领导人来到我的村庄动员和参军。我和刘村的高传仁都当选并加入了章丘军工队。”吴德中回忆道。

“军队没有固定的地方,基本上是在泰安、莱芜和章丘。它白天藏起来修理。无论哪里有魔鬼,它都会在晚上出去战斗。一般来说,它会在战斗后进攻和撤退。否则,大批小恶魔就会到来。我们的军队没有装备,人数很少。我们不能白白遭受损失。"

参军后不久,吴德中赢得了一场战斗。当武装部队的侦察兵得知日本的突袭后,他们在泰安和莱芜交界处的公路两侧预先埋伏,架起枪,磨刀,等待鬼子的到来。果然,路上出现了黄色压力的日军和伪军,杀气腾腾地走了过来。日本军队进入埋伏圈时,武装部队成员从天而降,复仇子弹和手榴弹像雨点般落在魔鬼身上。100多只魔鬼还没来得及恢复就被消灭了。

我在吴德中的“重返平民工作岗位建设士兵登记表”中看到,在他九年的军事生涯中,他总共花费了15个不同的军事单位。他也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副连长。他还在训练营接受训练,并在泰安独立营担任参谋。他既有勇气又有足智多谋。然而,正如吴仲水所说,老吴德中已经忘记了当时他参加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许多事情。然而,吴德中仍然记得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孙村轰炸炮塔,因为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雄,并被授予三等功。

“那是45年前的2月2日。年底后不久。当局命令我们撤出太阳村的日本据点。当我们知道那里有一座炮塔时,我们动员大人物报名购买炸药。我和一个战友签约了。结果,他在战争那天生病了。我挥挥手,告诉教练,我会自己去确保完成任务。”

自古以来,我国就有一句谚语“龙在二月二日抬头”。这一天是吉祥的一天,一切顺利。军队选择在这一天突袭孙村据点,自然希望一举拿下据点。早上,县旅和民兵开始突袭据点。敌人借助坚固的防御工事和近距离火力作战。机关枪射出的子弹像火舌,凶猛而致命。与此同时,由于我们武器装备的落后,天空下了一场大雪。天空很冷,要塞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被占领。部队遭受了巨大损失。

“教官郭俊焕派出了一个爆破小组,但是恶魔的火力太猛,根本无法到达炮塔前。当时,我们的机枪和魔鬼的机枪一直在互相攻击,但它们没有被压制。我拿起炸药,告诉教练让我走。然后我让炮手连续用几发子弹掩护我,在大雪和炮火的掩护下,我艰难地来到炮塔。”

董存瑞的光辉形象闪过我的脑海。董存瑞终于带着炸药在子弹下冲到了桥上。然而,他找不到支撑点,炸药也不能放在任何地方。总攻信号已经响起,舰桥上黑暗城堡中的机枪已经喷射出邪恶的有毒火焰,无数战士已经在前进的路上倒下...董存瑞坚定地大步走到桥底的中央,昂着头,左手高高地举着炸药袋,右手猛地拨动导火索——“为了新中国,去吧——”英雄的哭声伴随着一声巨响,在历史的天空中回荡了很久。

如果董存瑞是教科书上的一个人物,而且离我们很远,那么吴德中就是我们身边一个普通的活生生的战斗英雄。想象一下,两军交战,枪炮齐发,坚固的炮楼里的机枪朝前方射击,即使藏在战壕里,也可能被子弹击中,更不用说让自己暴露在装有炸药袋的子弹下了。需要什么样的勇气和智慧,展现什么样的革命精神和信念。

“小恶魔在炮塔里面咯咯作响,说什么我也不明白,我介意不要猖狂,一会儿就叫你‘飞’。我看到炸药的导火线,当它点燃时,我跑回来吹哨子。当我回来时,教练问我过得怎么样。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嘣”的一声,炮塔倒塌了。立刻,噪音很大,烟雾弥漫在空气中。”

"你为什么要吹哨子?"我问。

“炸药必须重30公斤。它非常强大。爆炸时,非常吵。吹哨提醒我们的士兵炸药已经点燃。让每个人都张开嘴,以防耳朵受伤。”吴德中说,“另一个是提醒每个人躺下来,防止意外伤害。毕竟,这种炸药太强了,当时所有坚固的炮楼都被炸毁了。”

直到后来,吴德中才从战争报纸上得知,炮塔爆炸总共杀死了45个魔鬼,这是一个相对较多的敌人战斗人员。吴德中还获得了三等功。军队也知道第二营第六连有一个排长,一包炸药把45个小恶魔送到了西部。

吴德中勇敢而机智地战斗着。他从未退缩出战场。他死了好几次。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左胸和后背,仍然有弹痕。他还在锁骨上留下了一个长长的刀痕,这是与日本人刺刀搏斗的结果。

“这伤没什么。与那些死去的同志相比,我还有馒头吃,这很令人满意。”吴德中叹了口气。

1944年11月,经田梅生介绍,吴德中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成为正式党员。后来,他担任组长、支部成员和副书记。他严格要求自己在思想和行动上都是共产主义者。在党组织的教育和训练下,他坚定了赢得抗战的决心,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带领中国人民走出困境,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

抗日战争胜利后,吴德中先后担任台山军区教导营副队长、泰安独立营副连长、营参谋,参加莱芜、济南战役。

“我们都在莱芜和济南的边缘作战。我们与主要力量合作在外围作战,但不是在城市内部。一样的。哪里打仗不是打仗,而是为全中国的解放而战。”吴德中说。

自1952年复员以来,吴德中一直担任家乡伊纳西村的主任兼秘书。分离9年后回到家乡,新中国的红旗迎风飘扬。站起来的劳动人民正在用双手创造一个光明的未来。当时,正在进行“封山造林”。吴德中带领所有村民在村的南山上种植了2000多亩松树、柏树和刺槐。今天,这些树已经长成大树,枝叶繁茂。他们在风中移动,保存着滋养伊纳西村人民的土壤和水,而清澈的水在山下的运河里。

“62年,我们村发生了百年一遇的洪水,所有的水坝都被冲走了。我父亲带领人们修建水坝和沟渠。所有的村民,无论老幼,一投入战斗,一座新水坝就很快建成了,而且不怕下雨。”吴忠水说道。

俗话说,人是钢铁制成的。吴德中很小就出去吃饭,他知道食物的重要性。然而,在一个人们看着天空、种田吃饭的时代,如何保证农作物的灌溉成为当务之急。为此,他和两个委员会的成员带领村民们在20亩土地和东台山根上钻了6口井来蓄水和灌溉庄稼。现在20亩土地上的水井可以正常使用了。基于南方山区果树种植的传统优势,道池村还建了大果园,种植桃树、杏树和梨树。该村泰山出产的小白梨于20世纪70年代出口到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为该村赚钱,农民的口袋也逐渐膨胀起来。日子越来越富裕了。

(本文的基本材料基于有关各方的口头安排。请纠正内容和事实之间的任何差异。)

在线买彩票 安徽快三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快乐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