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丁溪新闻网 > 时事 > 奥斯陆为何能当欧洲绿色首都

奥斯陆为何能当欧洲绿色首都

2019-11-15 18:29:08 阅读:244

奥斯陆市街道改造前后的比较

编者按:[环球时报驻挪威特派员高莹]仅从人口规模来看,挪威首都奥斯陆就有60多万人口,很难与世界上许多首都相比。然而,城市里总是一片喧嚣。奥斯陆过去也深受空气污染的影响。经过多年的努力,奥斯陆今年赢得了欧洲绿色首都的称号。奥斯陆在欧洲绿色首都的12项指标中排名第一。奥斯陆如何平衡城市发展和环境保护?《环球时报》的一名记者最近访问了奥斯陆,希望找到答案,并从中为中国城市吸取教训。

重建港口建设亲水城市

奥斯陆的采访开始于一个多雨的早晨,记者们在10摄氏度的天气里瑟瑟发抖。奥斯陆滨水区规划办公室主任斯坦·科斯托(Stan Korsto)举着展板,认真给我们上了一堂现场课。

奥斯陆南部的比约维卡区靠近奥斯陆峡湾。以前,这是一个混乱的港口地区:高速公路、铁路和封闭的集装箱港口将城市与峡湾分隔开来。科斯托说,这曾经是挪威污染最严重的地区。由于交通原因,面向街道的窗户积满灰尘,需要每天清洗。城市的空气有时是灰色的,这对奥斯陆来说已经很严重了。

随着去工业化和造船业的搬迁,以及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奥斯陆迫切需要改善环境条件,增加城市容量,并将滨水区的重建提上日程。科斯托(Korsto)自1992年以来一直在这里工作,他说,2000年,经过详细研究,奥斯陆城市管理者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迁出港口、铁路和高架桥,将滨水区建设成一个具有居住、商业、娱乐和文化功能的多功能城市开发区。这一战略花了19年才得以实施,直到那时我们才在今天看到它。

奥斯陆歌剧院像冰山一样漂浮在峡湾上,拉姆达蒙博物馆和公共图书馆将于明年竣工,一条新的滨水长廊贯穿整个地区。雷蒙德·约翰逊市长是奥斯陆人。他曾谈到自己童年的印象,当时奥斯陆的造船厂直接将含汞废物排入峡湾,现在市民可以在峡湾游泳。

科尔斯托说记者采访那天的天气不好。如果天气好,记者会看到峡湾里的游泳者。他们累了,可以躺在歌剧院的平屋顶上晒太阳。天气冷的时候,他们可以去银行的桑拿室取暖。即使科尔斯托这样说,对于《环球时报》记者来说,很难想象歌剧院的屋顶,也就是一个艺术大厅,已经变成了一个满是赤手空拳的人的海滩。

像管理资本一样管理碳排放。

奥斯陆还在环境保护领域提出了一项倡议:它像基金一样管理碳排放,就像财政预算设定了可以花费多少钱的上限一样。奥斯陆的气候预算还设定了城市在同一年排放二氧化碳的上限。这一环境治理工具将于2016年投入使用。

莫滕·诺德斯卡是奥斯陆市国际气候合作特别顾问。他详细解释说,主管财政的副市长负责气候预算。其实施主要分为四个步骤:第一,设定到2030年成为零排放城市的目标和在此之前要求的年度减排水平;第二,计算并确定下一个预算年度的实际排放上限;第三,列出减排清单,说明实现减排目标需要哪些具体的量化措施、每项措施的成本以及哪个政府部门负责实施;第四,创建一个反馈系统来评估气候预算是否正常运行。

今天,气候治理已在奥斯陆的政治议程中占据重要位置,并已被纳入城市日常运作和决策的主流。

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国家主席邹吉表示,奥斯陆措施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净零排放,而不是绝对零排放。它将尽可能使用可再生能源,并在必须排放的地方进行碳封存或人工碳捕获和储存。可以说,奥斯陆到203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技术措施是明确的。能否实现取决于成本和具体的实施过程。

邹奇认为,中国未来可以实现净零排放。通过技术革命,可以通过降低排放强度和增加碳汇来实现净零平衡。邹骥的能源基金会最近展示了中国能否在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并在2060年至207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邹吉对中国城市的环境管理充满信心。他说,无论是污染源、排放源的排放限制,还是国内生产总值、减排成本,把它们放在一起,都只不过是一个资源配置的问题。通过再分配,经济继续增长,普通民众享受发展红利,碳排放也减少了。这条路是存在的。

限制停车比禁止开车好。

刺耳的喇叭声,汽车在路上行驶...这似乎是世界上繁忙城市的标准。然而,为了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奥斯陆市政府在2015年发布了一项“重大举措”:决心在市中心实施无车制。没有车,只是没有私家车。人们在市中心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和自行车来代替旅行工具。

奥斯陆希望到202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50%,到2030年成为零排放城市。如果你想这样做,你必须从汽车开始。因为该市的交通排放占温室气体排放的61%,其中39%来自私家车。

副市长马特·山鹰·伦德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市中心的无车政策最初面临许多争议,数千人在市政厅门口示威。当时,政府的回应是铺设几公里显眼的红色自行车道,告诉人们将会有什么变化。马特说,2015年,20万奥斯陆人生活在空气质量不健康的地区。从2017年开始,奥斯陆的空调开始显著改善。奥斯陆人可以感受到他们周围的变化,这在这座城市以前是罕见的。

奥斯陆对于建立无车区有自己成熟的考虑。其指定的无车区是奥斯陆三条高速公路最里面的一环,面积约1.7平方公里,有1000名永久居民,其中88%没有汽车,办公人口较少,只有7%的人开车上下班。奥斯陆也为此制定了一些操作措施:760个停车位将被一个接一个地取消,市中心将被划分成多个区,一些街道将变成人行道。

奥斯陆规划局首席建筑师兼无车城市生活计划秘书处亚历克斯·阿文森(Alex Afensen)告诉《环球时报》,在传统的城市规划中,80%的地面空间留给车辆,20%留给行人。他们想扭转这1.7平方公里空间的比例,减少私家车,把城市空间还给市民。环境和交通副市长兰玛丽伯格说:“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淘汰占用过多空间的汽车。没有1200公斤的玻璃和钢铁,这个地方可以用作操场、长凳或自行车公园。”

关于市区的无车问题,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国家主席邹吉(Zou Ji)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应该区分无车和公共交通这两个概念。如果地铁足够发达,共用自行车被用作辅助工具,越来越多的人将选择乘地铁去市区。

奥斯陆还通过一系列措施大力推广电动汽车,如价格相对低廉、使用公交专用道和授权安装私人充电设施。2019年第一季度,奥斯陆71%的新车是电动汽车,奥斯陆1/5的私家车是电动汽车。即使与电动汽车销量达到可观数字的洛杉矶、北京和上海相比,奥斯陆仍是全球人均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最高的城市。

奥斯陆还计划到2028年实现公共交通系统的零排放,并正在加快建筑工地向零排放大型机械的过渡。《环球时报》记者看到一台大型挖掘机停在街道建筑工地上。接到指示后,他发现它正在充电。

邹吉说,中国在电动汽车领域的步伐一点也不慢。在中国的城市,电动汽车的发展不是一个试点或理论。它已经处于市场爆炸中,并以真正的电动汽车用户为基础。例如,在深圳,公共汽车和出租车已经变成电动的,私家车的电动使用也迅速发展。有了这么大的市场,政府将有足够的收入来征税,企业获得利润,并进一步投资于研发,以促进电动汽车市场的发展。

幸运快三手机APP pk10注册送38 陕西十一选五